标緻雪铁龙总裁的归零人生:不可不慎的过劳,分秒间发生的中风

推荐序

本书是前标緻-雪铁龙汽车集团首席执行长,克里斯蒂安.斯泰夫(Christian Streiff)抒发中风后身心恢复的历程与省思。斯泰夫在盛年之际突发中风,导致失语、失忆,也失去了执行长职位,历经冗长的复健、沉思、反省,再次重新出发,三年后成为世界前三大航太集团监理会的副主席。

作者以自身经验说明虽然曾经失去健康也失去了职场的灿烂荣耀,仍能够勇敢的面对疾病,面对自己,重新调整生活,知所取捨,相信对于读者应具有相当说服力,特别是希望鼓励脑中风的病友们。过去以自身中风经验出书的还包括法国时尚杂誌《Elle》的总编辑鲍比的《潜水钟与蝴蝶》、神经解剖学家泰勒博士的《奇蹟》等书,每个人的体验差异很大,事实上中风的表现多样,而每个人的病后态度也极其不同,如何有效正面、乐观面对是需要鼓励的,本书希望能达到此目的。

常听到有人提到宁可心脏病发作,也不要得到中风。急性心肌梗塞虽然致死率高,但治疗后多不会留下明显后遗症。反观中风可能会瘫痪卧床、失去自我、依靠他人,似乎生不如死、与世隔绝。虽然多数的中风不会太严重,而且现今医疗技术的进步,急性缺血中风接受血栓溶解或血栓移除会有相当高机会恢复得不错。但中风改变的有时不只是肢体无力或麻木,也可能改变记忆、思考、空间感、言语沟通等。

斯泰夫的中风,并未影响肢体力量,但有失语症,表达能力明显受到影响,无法说出人名、物品等名词,也无法连贯说出一句话,这对于常需要开会,与下属或客户沟通,是很大的打击。语言是很複杂的功能,训练恢复要花比其他症状更长的时间。他的主治医师山姆森教授说道:「能力不会自己回来的,必须锻鍊。锻鍊记忆力需要时间,如同所有配得上称作锻鍊的活动一样。」「您能拿出多少时间和精力,以及要找回些什幺东西,然后针对这些进行复健。」

斯泰夫在语言治疗师的协助之下,一点一滴将过去的字彙捞回来,或重新学习,斯泰夫幸运的地方是它有专属的语言治疗师,可以长时间有耐心的教导,再加上他的毅力,才能恢复得不错。国内语言治疗师也很优秀,但人数太少,多数的中风病人罹患语言功能障碍无法得到足够的治疗,经常必须有劳家属一起帮忙,努力自我练习,这部分的医疗协助需要持续改善。


中风常是分秒间发生,几分钟前你还是日常过去的你,一瞬间可能就变成另一个你所不认识的你,当下大多数人会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,否认、沮丧、焦虑、忧郁等各种情绪上身是很常见的,若一直困在这些情绪走不出来可能就失去经历另一个人生的机会。中风后要承认真的中风发生了,接受中风的事实,当下要认知中风后我可能已经不完全是过去的我,未来也可能不会恢复到过去一样。

过了急性阶段,开始中风后的复健,就是漫常旅程的开始,可能是半年、一年或更久,复健不只是肢体、语言的治疗,也包括心灵的调适,这个过程对每一个中风存活者都是独特而辛苦,充满忧喜悲欢,「存活者」除了表示在这巨大兇恶的疾病下生存下来,也代表了克服了身体与心灵的障碍,重新审视另一个人生,用另一个角度看这个世界与自己。

斯泰夫在第八章说出他自己中风后的省思体会,他说:「我充分利用生命给我的每一刻。我发现到存在的幸福。过去,活着对我只是一项生存的条件,而今天变成了一份生命的礼物。我心里很明白,也常常提醒自己这一点,经常大声或自言自语地说:『生命多幺美好!』这句话现在变成我的口头禅。只是叫自己别忘记,要掌握每一个机会,也不要再回到以前那种疯狂的生活节奏。」

这种体会不可能在斯泰夫中风之前存在,中风后他改变了生活的态度,较会聆听别人说话,听得多说得少,生活上顺势而为,而非拚命逆流而上。另外,在书中也提到作者独自一人走第五大健行路线GR5,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到法国尼斯,总共一千五百公里,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穿过三个山区:孚日、汝拉、阿尔卑斯。这趟旅程带给作者很多的省思,也证明了中风后努力恢复的决心和毅力,确实令人钦佩。

本书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过劳,日常轻忽健康,本书作者自承中风之前,睡眠不足、喝过多咖啡、工作不间停,不注意身体状况,未规律运动游泳。事实上过劳死或职业病一直是一个严重而被轻忽的议题,日本NHK一名法律系毕业的三十一岁女记者,在二〇一三年七月报导东京都选战期间,被发现倒卧在家中床上,暴毙身亡,认定因为心脏衰竭而死亡。

经过调查这名女记者在死前一个月,加班时间多达一百五十九个小时,休息时间只有两天,长期疲劳累积和睡眠不足,最终被认定为「过劳死」。相较于日本,台湾对于过劳死或职业病的认定较为严格,认定的个案并不多,但以台湾的现状,劳工普遍工时长,真实个案当不会太少。以我临床经验,中壮年中风病人并不少见,许多人有高血压、高血脂等危险因子而不自知或忽略,加上工时长,未足够休息而发生中风。

本书未提到的是作者为什幺会发生中风,中风另一个说法是脑血管意外(Cerebrovascular Accident),但多数的中风并非意外,而是其来有自,长期的血压、血糖、血脂偏高不注意,或是抽菸、缺乏运动、有心脏疾病,这些都是中风的重要危险因子,若不能好好控制,中风后再发生的机会高达30%。

美国心脏学会在二〇一七年提出「生命简单七法则」,这七法则不只是促进心血管健康,也能促进大脑健康,预防中风与失智。生命简单七法则包括:

    不吸烟足够的运动量(中等程度运动量每週大于150分钟)控制体重(身体质量指数小于25kg/m2)遵循目前指引的健康饮食方式注意血压(无药物治疗时血压小于120/80毫米汞柱)注意血脂(无药物治疗时总胆固醇小于200mg/dL)注意血糖(空腹血糖小于100md/dL)

这些提供给读者参考。

相关书摘 ▶标緻雪铁龙总裁的归零人生:我的生活就随着这次「小睡」彻底改变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勇气:标緻雪铁龙总裁从顶峰坠落的归零人生》,自由之丘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克里斯蒂安・斯泰夫(Christian Streiff)
译者:杨年煕

二〇〇八年五月的一个上午,全球最大汽车企业之一「标緻─雪铁龙汽车集团」首席执行长——克里斯蒂安.斯泰夫在办公室和平常一样午睡,但是这次却久久不醒,原来他在睡梦里中风了,他的脑血管发生病变,突发性瞬间脑缺血。幸而他的司机警觉,即时将他送往医院抢救。斯泰夫肢体未受损伤,但中风使得他过人的智力和记忆力丧失泰半。

他在书中记录往后三年间他与残障抗争的经过,描述他如何摆脱疾病,进行一场自己和自己的艰鉅角力。

这位法国知名工业企业的掌舵人,马首是瞻的汽车集团第一号人物,罹病后从未放弃对未来的计画,他坚决地一步步朝梦想迈进,不因中风而有丝毫改变。复原期间,他走访世界各地,驾驶帆船穿越太平洋,用50天徒步从阿姆斯特丹到尼斯的GR5健行步道游览自然。这位日理万机的大忙人,在丧失了部分自我的阴影下,以一种省思的目光谈他的工作和业余爱好,以及如何开展新生活。

疾病带来了沉潜静定与开阔的心眼,斯泰夫逐渐找回遗忘了的日常语言,在法国工业界另创事业;他依然机智风趣明快优雅,只是不再像过去那样紧张忙碌,「把时间留给时间」是他今后的生活态度,从容地滋养内心深处的天地。他果然回到大老闆的世界,今天是世界排名前三大的航太集团——赛峰企业监理会副主席。

标緻雪铁龙总裁的归零人生:不可不慎的过劳,分秒间发生的中风 Photo Credit: 自由之丘出版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