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奥斯卡压

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(品牌提供)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2018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XVII 山地玫瑰胸针﹕主石为罕见的105卡猫眼石,用上6种不同总共约2500颗绿色宝石,营造出10多种不同绿色色调,约重145卡,另外镶嵌不同切割的白钻及黄钻,点缀花瓣中间和花茎的部分。(品牌提供)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2018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XXI缎带胸针﹕主石为一颗76.91卡老矿式切割钻石,净度VVS1,另外从2万颗圆形明亮式切割红宝石中选出2275颗,总计117.12卡,採密钉镶方式镶嵌在作品上。(品牌提供)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2019 Black Label Masterpieces III & V 皇家蓝羽饰胸针﹕羽饰胸针以蓝宝石及白钻拼出渐变色调,营造羽毛飘逸感觉。胸针的金黄羽干由钛金属构成,圆边三角黄钻以单爪半包镶方式镶嵌于羽干顶端。(品牌提供)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2019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VII 祖母绿建筑套链﹕主石为一对极为珍罕的哥伦比亚8边形刻面祖母绿,分别为100.42卡与99.42卡,以镶嵌蓝宝石的树枝形结构包覆,链身由一万颗约870卡祖母绿珠组合而成,带来立体灵活的感觉。(品牌提供)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2019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VI 鸢尾花浮雕手镯﹕作品属于四季系列,用上总重达97.63卡、2582颗白钻,表现花朵在晨露下的晶莹通透形态。另有一颗4卡梨形切割黄钻主石,并镶嵌粉红刚玉、橙色刚玉、白钻、蓝宝石、咖啡钻及黄钻等共4400多颗宝石。(品牌提供)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High Jewellery﹕首登TEFAF博覧  奥斯卡压

提起高级珠宝,大家很多时只会想起一众历史悠久的法国品牌。但东方真的没有高级珠宝吗?来自香港的Wallace Chan(陈世英)愈来愈多人认识,台湾代表Cindy Chao The Art Jewel也在近年冒起。今年奥斯卡Julia Roberts压轴颁发最佳电影奖时,佩戴的耳环和手镯便是Cindy的设计。同名品牌成立至今15年,她在今年3月首次获邀参与门槛极高的TEFAF Maastricht博覧会。在这「收成」之年,Cindy Chao赵心绮在TEFAF现身,跟我们分享自己的创作点滴。

问:明报life&style答:Cindy Chao

问:这一次来到TEFAF Maastricht博覧会有什幺感觉?

答:我是被大会邀请来参加展览的。在决定前,我还问同事,我们是不是真的要参加呢?Maastricht是荷兰南面的一个小城市,像in the middle of nowhere,但你想像不到,在展览未正式开始时的预览两天,竟然有100架私人飞机专程飞到这裏参观展览。参观展览的都是有见识的内行人,他们会问关于每件作品的问题,然后第二天回来跟你说请你预留这件、这件、这件给我,他们知道价值。我想这跟他们自小已被训练怎样看艺术有关,是出于一种欣赏,不是投资。身为亚洲珠宝设计师,Wallace Chan、我,每个人都不同,但我看到我们成为市场上很重要的driving force。

Tree of Life主题结合大自然设计

问:为什幺会有这次Tree of Life的主题?

答:我们在展馆中间布置了一颗树。我想表达的是,品牌在之前15年好像一直在灌溉这个根(root),以后的时间我们就可以从这个根开始向不同方向成长和发展。我的设计元素就是architectural、sculptural和organic,所以这个树的主题也很符合我跟大自然非常密切的珠宝创作。

问:TEFAF大会选了你的一支花形胸针作品放在宣传品上,可以介绍一下这支胸针的特别之处?

答:市场上大于15卡的猫眼石不多,像这颗105卡的猫眼石,还要达到这种级数这幺漂亮的颜色的真的很难得。当我看到这颗宝石的时候,我想的是要用怎样的设计、方法去突显它的绿色?最后将它做成花的中心,用上10多种不同色调的绿色宝石,花的部分用上硬的钛金属,中间支架部分则用上软的银并镶上黄钻,而最困难的部分就是两种物料的焊接连结,因为钛金属的熔点太高而银则太低。我选择用银,是因为喜欢它氧化后的颜色,其他品牌喜欢以电镀方法做到相同效果,但我不想刻意用力去做,而用回原本的物料颜色。两种极端的物料,也像是东西方的交流。我来自亚洲,所有工匠都是欧洲人,我们共同研究用那幺多的绿色宝石衬托中间的主石,却不抢去其焦点——这作品很能反映品牌的特质。

问:你的作品经常用上钛金属,有没有特别原因?

答:跟我合作的工匠都有至少15年製作钛金属珠宝的经验。现在很多品牌也用钛金属,但对我而说钛金属不是一个卖点,它只是一个物料,它的好处当然是轻,但当你看高级珠宝,你不是要看到它由钛金属製成。

问:可以多谈一些其他作品吗?

答:Iris Bangle(官方名字鸢尾花浮雕手镯)在我脑海裏构思了5年,实际製作也用上两年。製成时,我在日内瓦的工匠和巴黎的同事,都忍不住叫了出来:Shit! 我们真的把它做出来!手镯的设计配色其实像是一幅油画,全都由颜色轻柔的宝石拼凑而成。这种配色在其他珠宝的设计师中很少见。我想我对配色的感觉,是自小从建筑师外祖父和雕塑家父亲那裏学来的。骤眼看颜色是粉红、金色、橙色为主,但其实也用上很多蓝色点缀,提升整体感觉。颜色有分暖色调和冷色调,在其他作品中你也会看到我以绿色宝石为主的作品会带点紫蓝,没有这些配色,也就没有衬托提升的效果。这次作品中最令我exciting的就是Iris Bangle,看起来很立体,但当你戴在手上,会发现它很贴手。它让我知道我的技术做得来,这可能就是我下个系列设计的开端。

问:你自己是不是艺术收藏家?

答:我在这裏看中了几件雕塑,其中一件粉红色的人形雕塑令人惊歎。我也很喜欢家具。大师级的作品好像赵无极、常玉的油画也喜欢,但当然买不到呀。我也留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,支持他们,他们的雕塑、装置艺术都有很新的元素。每个年代的艺术也有特点,我也会想,30年后大家会怎样看Cindy Chao的作品?那要由其他人评价。创作就是这样,我的Black Label系列每件也花很长时间製作,创作时不会考虑太多商业数字、时间、人手,因为一牵涉到这些,就很难是艺术品,所以我有White Label,做一些入门作。White Label支持我可以继续做Black Label,Black Label是奠定品牌地位的指标。如果是出于商业考虑,就不会将大量宝石放在同一件作品上。

Julia Roberts佩戴出席奥斯卡压轴登场

问:Julia Roberts佩戴你的作品出席奥斯卡,幕后有什幺花絮?

答:那大概是奥斯卡举行两星期之前吧,她的造型师联络我们,想我们寄一本有50件珠宝的lookbook给她们看。一般品牌应该都有那幺多,但我们真的没有,我跟她们说只有10件,寄了给她们后,她们就消失了。直到奥斯卡前3天(香港时间星期四早上),我们收到email,她们说要其中6件,但一定要在当地时间星期六的final fitting时候到,于是我找了3个不用申请美国签证的同事,每人带两件珠宝到洛杉矶。我们也是到fitting时才知道原来她们是帮Julia Roberts styling,虽然我们全程也没有看到她(笑)!她们在fitting后也没有说yes or no,就只是挑了3件,叫我们当日(星期日)什幺时候带着珠宝到哪裏standby。Julia Roberts是那天晚上11点多才现身吧,大概在她上台前10分钟,我收到同事短讯,说她会戴两件珠宝,但当时我们仍然不知道是哪两件,我们看到直播时都很兴奋!我想这一切都是timing。我们不能够控制Julia Roberts,然后她颁发的也是最重要的最佳影片。TEFAF和奥斯卡都是在这个时间发生,让我在国际上有很好的曝光,让我感觉自己和品牌也踏入一个新阶段!

文:Tung Cheung编辑/陈淑安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查询:Cindy Chao The Art Jewel2561 8298

RELATED
    顶级展覧﹕TEFAF Maastricht世界上最严格的博览会

延伸閱讀